新华网 > > 正文

40年来,中国陆军武器装备实现了哪些跨越

2018年12月06日 16:01:16来源:中国青年报

    “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国防和军队建设专题展区展出的陆军主战装备模型。王裴楠 摄

    眼下,“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正在国家博物馆火热展出。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专题展区,我们可以全方位、近距离地体验人民军队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征程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武器装备是巩固国防、建设军队和打赢战争的重要物质基础,是战斗力生成和提高的重要源泉,也是一支军队综合实力和现代化程度的重要缩影。

    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军队武器装备建设取得了一系列巨大成就,实现了从第一代装备向第三代装备的整体跨越,初步建成了中国特色武器装备体系,开创了武器装备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复合发展、跨越发展的全新局面,为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为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奠定了重要的物质技术基础。在这其中,陆军作为地面作战的主力,40年来,武器装备体系实现全面更新换代,陆上机动作战能力不断提升。

     陆战武器装备实现升级换代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陆军还是一支以步兵为主体的半机械化地面作战力量,徒步作战步兵部队数量在陆军编成中占有很大比重,以轮式运输车辆机动、徒步冲锋方式作战的摩托化步兵师(团)较少,真正能够乘车机动、突击作战的机械化部队数量很少。在作战部队编组形式上,步兵、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等分属不同的军区和兵种领导机关等领导管理,数量规模庞大,但质量效能水平不高,合成化程度很低,与发达国家军队差距较大。

    1985年,中国军队进行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轮大整编,组建24个陆军集团军,由各军区分别领导管理;把过去分属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防化兵等兵种领导机关的兵种部队,和各军区原有的步兵军整合编组成陆军集团军,编辖摩托化步兵师、机械化步兵师、装甲师(旅)、炮兵旅(师)、高射炮兵(防空兵)旅、工程兵团、防化团、通信团等合成作战力量。中国陆军第一次实现了各兵种的合成作战编组,大大缩小了与国外陆军在部队编制体制上的反差。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根据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通过自行研制为主和部分引进为辅相结合的方式,特别是大力推进实施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工程,陆军武器装备实现全面升级换代,初步建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陆军武器装备体系,部分武器系统的性能和质量达到世界同类装备先进水平,如95式枪族、99式主战坦克、远程多管火箭炮等。

    陆军作战部队分类建设也取得突破,重型机械化部队、轻型机械化部队、两栖作战部队、山地作战部队等成套配装不同类型作战装备,陆军部队武器装备成建制成系统形成作战能力和保障能力。部分一线陆军集团军和重点应急作战部队还全面换装了新式武器装备,整体作战能力得到显著增强。

    其后,陆军部队编成规模又在几轮精简整编过程中得到进一步优化,陆军集团军数量减少到18个,部分集团军改行“军-旅-营”编制,部分集团军开始编配陆军航空兵团,陆军立体机动作战能力实现全面提升。2015年12月31日,陆军领导机关在新一轮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应运而生,调整组建13个陆军集团军,“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

     三代主战坦克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主战坦克,号称“陆地猛虎”,是现代陆军地面机械化作战能力的重要体现。但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陆军的坦克装甲装备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形成巨大的代差。当时,世界主要国家军队大多已经全面换装第三代主战坦克等先进装备,而中国陆军还是以第一代坦克装甲车辆装备为主,只有59式中型坦克、63式水陆两栖坦克、69式轻型坦克以及63式装甲输送车等,整体战术技术水平严重落后。

    59式中型坦克是中国陆军的第一代坦克,是在苏联T-54A坦克基础上通过技术引进、仿制生产的,1959年开始装备部队。在其后40多年里,59式坦克及其改进型始终是陆军装甲部队的主力。而在这期间,国外坦克已从第一代发展到第三代。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兵器工业曾经研制成功第二代主战坦克,但由于其整体战术技术水平没有全面实现根本性突破等原因,只是进行了小批量生产、试装备试使用。在国防科技工业“多研制、少生产、搞好技术储备”的总体布局之下,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安排专项经费以支持三代坦克的研制。

    当时,远在千里之外的中东地区发生的两场局部战争也给我们提供了启示。20世纪80年代初,伊朗和伊拉克大打出手,在两伊战争的地面战场上,双方不同代际的坦克对抗作战效果迥异。1991年1月17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发动了海湾战争,在42天作战中,尽管美军以空袭作为主要作战手段,地面作战行动只进行了短短100小时,但在地面战场上,美军M1A1主战坦克与伊军坦克的对抗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第一代改进型坦克根本无法与第三代主战坦克对阵叫板,只能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而美国陆军航空兵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挂载16枚“海尔法”半主动激光制导空地导弹,居高临下在10公里距离以外开始瞄准、攻击坦克目标,真正成为伊军装甲部队的“克星”。

    中国兵器工业受命组队研制达到世界第三代标准的主战坦克,经过十几年的大力协作攻关,终于在世纪交替之际推出了99式主战坦克。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阅兵式上,中国陆军第三代主战坦克首次以编队方式公开亮相,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尽管当时参阅展示的99式坦克只有12辆,还不能单独编成一个完整的地面装备方队,但在地面装备方队序列中打头阵,仍然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

    如今,99式坦克已成为陆军集团军装甲部队的主力装备,在此次展览上,就展示了经过全面升级改进的99A主战坦克模型。99A主战坦克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在信息能力、火力、机动力、防护力的综合协调发展上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色和独特优势,大大提升了陆军机动突击能力。

    中国陆地疆域辽阔,在北方平原地区纵横驰骋的主战坦克,在南方水网稻田、热带丛林地区几乎难以通行。为此,中国陆军利用三代坦克的相关技术,改进研制成功96式主战坦克。近年来,96式坦克及其改进型多次代表中国陆军参与俄罗斯主办的“坦克两项”国际军事比赛,在“跑得快”和“打得准”这两大赛项上屡屡展示不凡身手。

     陆军航空兵装备快速崛起

    在1985年大整编前夕,原总参谋部组建陆军航空兵局(后改组为陆军航空兵部),把原先隶属于空军的直升机部队转隶组建了陆军航空兵,后来又把部分陆军航空兵团调整编设到军区或部分集团军,再升格为陆军航空兵旅。在新一轮调整改革中,陆军集团军又编配了陆军航空兵旅。这一系列调整改革使中国陆军的合成化水平空前提高,陆军空地一体化建设进入了新的阶段。这个“飞行化”特征也在陆军新的军种标识中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在改革开放初期,为大力推进陆军航空兵建设,国家拿出宝贵的外汇,先后从国外购买引进了部分型号的军民用直升机,如法国“小羚羊”轻型武装直升机和“海豚”直升机、美国民用版“黑鹰”通用直升机等,还引进了国外的直升机技术专利和全套生产设施及主要零部件,在国内研仿生产直-8轻型直升机和直-9中型直升机。一段时间内,哈尔滨飞机工业公司研制生产的直-8直升机成为中国陆军航空兵的骨干装备,在全面实现国产化的基础上,先后改进研制生产了直-8WG和直-19等武装直升机。

    经过30余年不懈努力和协作攻关,在进入21世纪后,中国航空工业在直升机的设计、生产上实现了重大技术突破,成功推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用版直-10武装直升机,彻底打破了少数国家在这个领域对中国的全面封锁。在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和201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陆军航空兵直-10梯队以大编队闪亮登场,两度惊艳世界。在媒体公开报道的一些陆军部队训练演习活动中,直-10跨海突击、低空突击等敏捷的身影更是令人叫绝,充分展示了陆军空地一体作战能力。

    如今,中国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装备数量显著提升,形成了以直-10武装直升机、直-19侦察武装直升机为主要空中突击平台,以直-9改进型和直-19中型直升机为运输投送平台,以直-8系列通用直升机和勤务直升机为专用平台,以部分引进的俄制直升机米-17系列为补充,体系完备、技术先进、战勤配套的直升机装备体系。而在新一轮调整改革中,部分集团军还新组建了空中突击旅,并在一些对抗性演习中展示了空地一体机动作战实力。

    陆军防空兵打造低空盾牌

    现代作战,地面部队首先必须有效抗击空中威胁尤其是低空、超低空威胁,特别是占有“一树之高”优势的空中杀手武装直升机,还有各种大中小型无人机,重点是侦察打击一体化的武装无人机。陆军防空兵是打造低空盾牌的野战防空作战主力。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陆军防空兵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实现了重大的跨越式发展。改革开放初期,陆军步兵军、师只编配有少量的高炮部队,对空防御火力以大中口径高射炮为主。后来引进国外技术专利等,仿制生产红旗-7低空近程野战防空导弹武器系统,自行研制多种型号低空近程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陆军地面部队防空火力进入了弹炮结合的发展阶段。

    20世纪90年代,中国研制生产了红旗-17近程低空野战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和红旗-16系列中程中高空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大大增强了陆军防空兵的对空拦截火力范围和目标杀伤能力。

    进入21世纪后,陆军防空兵部队又陆续装备了以多管速射炮为主体的新一代近程防御武器以及新一代弹炮结合野战防空武器系统,大大增强了对低空超低空目标的防御作战能力和防空拦截作战效果。

    如今,中国陆军防空兵已实现以野战防空导弹武器系统为主体、以先进高炮武器系统为补充,弹炮结合、优势互补、高低搭配、空域衔接的防空火力装备配系,在对空拦截火力范围上全面覆盖中高空、中低空等各个空域和中近程等各个距离。

    与此相对应,陆军防空兵的对空警戒探测能力也全面提升,对空探测装备从早期的以目视观察、光学设备观测为主,发展到现在的远程预警雷达、光电探测等多种手段组网运用,对空中目标探测发现距离越来越远,能够尽早有效发现各种空中威胁目标。

    陆战装备体系日趋完备先进

    火力杀伤装备是陆军作战装备体系的重要成员。在1985年的精简整编中,陆军炮兵部队的编成得到优化和加强,炮兵连的数量占到陆军部队建制连的一半左右。改革开放40年来,陆军压制火炮装备和反坦克装备都得到快速发展,综合火力压制能力、火力打击距离和目标精确杀伤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在展览会场上,我们看到300毫米远程多管火箭炮、新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等新式压制火力装备以及红箭-9、红箭-10等新一代反坦克导弹装备。

    电子信息装备是现代陆战装备体系的重中之重,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陆军部队各级指挥机构均配备了先进的指挥信息系统,野战综合指挥控制通信能力全面增强。陆军部队侦察情报装备的整体水平快速全面提升,各种先进的无人机、地面侦察雷达、光电探测装备等空地侦察装备成为获取地面战场情报的重要手段。陆军电子对抗部队全面换装新一代电子对抗装备,电子侦察、电子干扰、电子防御等综合作战能力全面增强,为在复杂电磁战场环境条件下全面争夺陆战场电磁频谱的主动权和控制权奠定了重要基础。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09829